松 尾 梨 華  

普鲁士王妃

甜——飞——!!!

一萧依旧:

*辛德瑞拉*




晚宴结束时分,伊丽莎白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拖着长舞裙本奔回卧室-----12公分的细跟鞋与古式门槛又一次差点将她绊倒。




她连一分钟,哦不,简直一秒钟都不愿再停留了。




“活像匹忘钉了铁掌的烈马,”她身后,某位出身真正贵族的女勋爵如是评价。





*海的女儿*




  “只会吃土豆的王储,闭嘴!”即使是自由飞驰的游艇和广阔无垠的大海,亦丝毫缓解不了学习王室礼仪与贵族腔调的苦痛。




  “呃,本大爷只是想好好安慰你一下啊,男人婆,别这么不解风情的……”




  “你再讲什么‘你丑不要紧,我瞎啊’一类的嗑儿,老娘就拿平底锅把你拍入海底。”




  基尔伯特王储登时一愣,挠了挠头后选择上前抱住她。




       “你果真是匹粗俗讨嫌的野牝马,但本大爷就这么倒霉,一下被你踢中了爱的脑门儿。”

 





*傻子西蒙*



于是基尔伯特·弗里德里希·冯·贝什米特王储第286次因为迷人的语言魅力被未婚妻用鞋底打了头。




不幸中的万幸,他凭借钢铁军人的素质很快将这场单方面的家庭暴力演变为某种本质上毫无伤害视觉上却异常精彩的耍花枪。




而伊丽莎白也很快捕捉住了其中的美妙。




当他俩半假不真地纠缠倒船头时,佣人们似乎都心领神会到了什么。五秒之内闲杂人等纷纷退下。基尔伯特先探脚绊了伊丽莎白,后者本可以脱开的,但她很配合地躺摔了。




基尔伯特扑过去,左手半撑着身子。两个含情脉脉的人儿变这样对视无言,呼吸急促。




最后基尔伯特兴奋得跃身抚掌。




“认输吧男人婆,本大爷到底打倒你咯。”

  






*丑小鸭*




所以说民间流传王储陛下注定孤独一生也不算全无道理。




       出海游玩的结局就是听闻该事的侍臣相继定论,气得伊丽莎白在发音课上更难专心。该死,严格的巴伐利亚的老教师还纠正她,多少次了……




  “不练了,不练了,让那个白头鸟自己去海滩的商店买该死的贝壳吧,还得路过下雨的臭平原。”




  “亲爱的……”




        “哦,放过我吧,芭芭拉。”




        “可是……”

  

        “也放过住在333号鲁滨逊大街的山姆。”




         “但……”

  

         “与其无意义地……”




         “安静,女士,行啦----我是想说,您没意识到您现在的音都发对了么。”




          也就是这磨人的课终于算……结束了?!她大松口气跌坐摇椅,说不清叫如释重负还是欣喜难适。




  不过别说。这种坐拥优雅的感觉还不错。







*豌豆公主*




从此以后,或许征战间养成的好胜之心被激发,伊丽莎白开始加班加点学习贵族课程。进步一日千里。




直到今晨在廊下狠狠崴伤脚。




女儿身的娇贵总在类似情况里被显脆弱。她趴在床上,且难过且不甘间听到基尔伯特骂骂咧咧喊着“男人婆,甭他妈掉泪”闯进屋。




不待她反驳“谁哭了”,身体已被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







*睡美人*




因为伤情繁冗的课程瞬时皆停滞下来,一时间忙惯了的伊丽莎白反倒无所适从。




  “躺床上去。”




  “别逗鹰了,快睡觉。”




  “你又拿平底锅干什么,嗯?”




        基尔伯特复不惧强暴地把她公主抱至床上。




         “早早休息,全世界最帅的老贝什米特陪你。”







*长发姑娘*




伊丽莎白当起高塔内的公主,基尔伯特严肃命令任何人不得于她伤愈前放她乱走。但不着调惯了的王储自己反似改了性子,每日采摘新鲜的花朵去探望,陪她久坐 ,雷打不动。




伊丽莎白得知他某日工作方罢便来了,煞堪劳苦,便叫他沿床共躺歇下。




结果得到的答案是这点儿小苦累不到本大爷。




见其裹挟满眼“男人婆此刻肯定非常佩服本大爷”的得色洋洋而出,伊丽莎白大想把他痛揍一番。




若不是复见在改良小厨房学做自己至爱的点心,谁要理这大男子主义的笨蛋。






  




*野天鹅*




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父母的亲近比他们预料中来得要早,也要更自然。谁也不能预料到,休养之中的匈牙利女士会寂寞难耐,策马现身于国君陛下的狩猎场上。而身着火红战袍的她的出色骑术亦震惊全场-----令腓特烈夫妇欣赏的人,只能是赢了他们的人。




  许多古板的贵族感叹野马伊丽莎白的蹄子除却王储本人又踢晕了其父母的脑袋。伊丽莎白本人则乘胜追击,抢猎了老国王心仪的梅花鹿。野天鹅英姿飒爽地扶老将下马,健美明艳,不可方物。基尔伯特的母亲微笑着拉过她的手,她将精心编制的花环捧献这位尊贵的夫人。




  “我就相信他们会喜欢我的。”事后,她骄傲地对基尔伯特表示。




  “本大爷也相信。你一点女人味儿也没有,非常符合骁勇士兵的标准,老爹那么好战,一定会特别喜欢你。”




  纤纤玉手中的皮鞭于听此番客观评论的过程中“啪”一声折断了:“ 我就相信他们会喜欢我,因为他们的长子蠢得令他们别无选择。 ”







*蓝胡子*




彻底康复后的伊丽莎白仿佛化身成了典型的上流社会的代表,举止温柔,端庄高贵,巧笑嫣然。身着浅绿色的晚礼服的舞姿更是令全场每一位男生为之惊艳。




看着平日里多为众人不屑的她与诸多绅士相谈甚欢使基尔伯特眉头微皱。




总要适当宣示主权呵。




面对频频骤插胡言破坏自己交谈的未婚夫,匈牙利美人儿终究含怒----将其拉到无人的角落发生争执。




平日强硬的姑娘流露的委屈叫普鲁士男子汉心下惭愧,一把脱下外套为其披紧。




“回屋休闲休息吧,勿恼火,有错皆怪本大爷。”




“又乱讲什么,我回去了谁撮合那些帅小伙儿们谈恋爱?”









*白雪公主*




基尔伯特的弟弟与其意大利情人送来了庆婚贺礼------威尼斯精工的梳妆台。




  “你说这小可爱会不会是传说中的魔镜?我要把它床头,每早问问它,哪里有世界上最帅气诱人的同性恋情侣。”




  “伊莎,别这样……啧,当真别这样。”




  “嗨,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会真相信什么魔镜吧。”




  “不,当然不,但我想梳妆镜放在床头,本大爷岂不是每天都得被自己帅醒?”








*坚定的锡兵*




婚礼前一夜伊丽莎白问基尔伯特,他是否的确做好了决定。




结果素来冷漠铁血的基尔伯特,面部表情罕见得十分痛苦。




一想到明日阳台接吻后,家里流通的读物再没有异性取向的了,传统骑士非常想自撞平底锅。









   *猫新娘*




现在基尔伯特王储和其王妃的花车已停下,观礼群众们看见他们在阳台上深情一吻。




  有媒体觉得这是普鲁士王国军国主义的又一体现;有媒体觉得这是灰姑娘世界出现的全新模式;也有媒体觉得民主的多样化形式得以延伸。




  毕竟,王位的第一次序继承人赢娶部队里骁勇善战的女将军,并不太符合人们一贯的心理认知模式。




        对此,基尔伯特王储当即郑重表示。




  “非常感谢大家对本大爷的祝福,作为帅的像雄鹰一样的王储,我愿意承担起对婚姻与国家的责任。大家不要太担心,伊丽莎白就算不嫁给本大爷,也会嫁给别人……与其让灾难祸害……喂……操,好疼。”




     以至于人民惊讶忽见刚才还优雅得体的美艳新娘变身沙场战神,飞鞋痛击继承人。




  

            -fin-



评论

热度(345)

©松 尾 梨 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