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 尾 梨 華  

[APH]御用男主 CP:普洪(14)

龙铃:

今天的本大爷依旧帅得和小鸟一样。


晚餐是啤酒炖土豆,伊莎还是很会挑店的。


她竟然吓唬本大爷说要劫色,本大爷这么帅气怎么可能让她得逞,活该她回来路上被狗追。


 


临睡前基尔伯特照常写着日记,因为社交网络的普及,这日记也从手帐里搬到了博客上,还加了几个好友来互粉。基尔伯特写完三行日记体,总觉得缺了点什么重要事件,努力回忆了好一会儿才记起他们今天同罗德里赫久别重逢了,然而基尔伯特可不想打罗德里赫的名字,况且日记里也没地方塞了。


 


很快日记就收到了各方回言,伊丽莎白依旧不置一评淡定地占个沙发签个已阅,小费里坦言


今天的主角依旧是伊莎姐真美好,路德维希难得一次的语气强硬坚决要求他哥把啤酒炖土豆带一份回来,其他人则纷纷点了个赞表示路过,此外就是突然冒出了一个匿名游客的评论。


 


——你倒是躺平让她劫啊!!!(╯°□°)╯︵ ┻━┻


 


这人谁啊?本大爷不是说了帅气的本大爷才不会屈从么?鄙夷了下游客的理解能力,基尔伯特埋进枕头,侧头看到伊丽莎白正健指如飞地敲着键盘,鹅绒般的灯光柔和了她脸上的兴奋让面孔更偏似一种绮丽的专注。基尔伯特阖眼,劈劈啪啪的细响催得人昏昏欲眠,不一会儿他听到灯被按灭的声音,四周黑降下来,键盘的声响好似变得飘渺遥远,窸窸窣窣像春季润物的小雨。


 


再睁眼就是天亮,生物钟运转正常毫厘不差,基尔伯特起身打了打哈欠,看到伊丽莎白窝在床上蒙头酣睡,笔记本搁置在身边闪着休眠灯,适配器连着插头冗长的电线就这么随意地横过了身子。基尔伯特一瞧就知道这丫头昨晚肯定又熬夜更文了,可是话说回来,文里的自己不是早盖棺入土了吗?


 


基尔伯特蹑手蹑脚地靠到床边,躬起身子探到床里边打开笔记本,不出所料界面一恢复就是先前在车上的文档。基尔伯特快速扫了两行,伊丽莎白果然把他写复活了,而且手段极其猎奇,竟然是罗德里赫给基尔伯特注射了点智商复活的,因为基尔伯特是蠢死的。


 


多大仇啊死了都要拉出来鞭尸还有没有天理人道了?基尔伯特实在没脸往下看了,反正剧情不管如何发展他都要跟罗德里赫绑一块了。他看看睡得安然的伊丽莎白,又想起昨天她闹醒自个,此仇不报非大爷,基尔伯特当即跑去把窗帘哗啦一下整个拉开,光线像炸裂开般充斥房间,伊丽莎白蹙蹙眉头,把脸埋得更深了些。


 


"睡你麻痹啊起来嗨!"基尔伯特跳上床,下坠力把伊丽莎白都震得挪了位,他伏在她耳边故意大喊,伊丽莎白揉揉眼睡意正浓,见基尔伯特就在眼前伸手把他摜到床上。


 


"嗨你麻痹啊一起睡。"伊丽莎白迷迷糊糊地道,声音软软糯糯的听得人心痒,顷刻就没了动静。基尔伯特往后挪开寸许,端详伊丽莎白姣好的面容,很快在上面发现一颗小红点——让你生理期熬夜活该长痘痘,他在心里奚落一番,伸指掐住刚冒头的小红痘。


 


"呀——"伊丽莎白痛得叫了一声,挥手拍开这魔爪,刚想来个回笼觉就被这浑小子捉弄,伊丽莎白的耐心直接清零了。"基尔伯特你找死啊!"拳脚并用,将他一把踹下床。


倒在地上的基尔伯特也不急着起身盘腿坐好就开腔道,"俗语说早起的鸟儿特别帅,你看你赖床赖得都破相了,这就是你跟本大爷的差距。"


"闭嘴!"伊丽莎白随手一抓,把床头的入住手册摔到他脸上。


"你不急着去见你的小少爷了?"


"那是下午!我现在要睡觉!等等、你这么急着叫我起来莫非你急着想见罗……"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基尔伯特抓了一团被子塞到伊丽莎白脸上,把笔记本连线一起搬回自个床,摸出手机继续刷电子书。罗德里赫同他们约在下午,届时这座城市会举办一场盛大的欢庆典礼,伊丽莎白干脆睡到了中午才起来,基尔伯特庆幸还好他明智地去吃了个早餐,不然等这姑娘一起就是饿死自己的愚蠢举动。


 


伊丽莎白在洗手间里忙进忙出,基尔伯特看完了整个午间新闻她才穿着一条吊带的印花裙出来,头发被打理得柔亮顺直,脸上的那颗痘痘也被遮盖得不见踪影,还戴上了昨天刚买的串花锁骨链。基尔伯特一瞅便知花了不小的功夫,出来旅游的伊丽莎白可不会这般精细讲究,一反常态必有蹊跷,他嘬嘬嘴调笑道,"哟小花姑娘穿得这么漂亮这是准备勾男人回来?"正在整理的身影闻言顿了顿很快就恢复了速度,伊丽莎白知道基尔伯特这些个话都是从弗朗西斯那学的,只不过弗朗西斯的原话是"漂亮的姑娘你的美丽勾走了我的魂",结果从基尔伯特口中说出来就完全变了味儿,不愧原曲粉碎机,净知道跟弗朗瞎鬼混学流氓玩意儿。


 


"我要勾到男人了,你就得腾地儿从这滚出去。"伊丽莎白赌气说到。


"怎么能是大爷我滚呢,这房间多没气氛,要滚也是你跟那野男人滚情侣间去啊。"


伊丽莎白被这一板一眼的反驳气得没话说,索性把擦完手的纸巾团砸过去,"就你滚!"房间里充溢着基尔伯特KESESESE的怪笑。


 


出门前基尔伯特把早上顺路带回来的早餐包丢给伊丽莎白,习惯性地去搔弄她的脑袋,看到那梳得松软垂亮的发质又缩了回来,这费心才弄好的发型要被搞坏了怕会死很惨,手掌顺势一滑拍上肩膀,"本大爷今天心情好,免费护送你去会情郎。"


 


这一说伊丽莎白板着的脸才露了笑意,"你不来趁火打劫就谢天谢地啦"她托起搁置在肩膀上的手,在他臂膀下转了个圈,抓起早餐包朝嘴里送,"走吧,情郎。"伊丽莎白嚼着面包含糊不清地咕哝了一句,基尔伯特觉得那个称呼真是恶意满满,尤其是伊丽莎白连包都没提,唯一拿上的手机还塞进了他的口袋里。


 


据闻是几年才举行一次的盛会,两人没能料到竟如此热闹,整个城市的交通都因此拥挤不堪,在路上堵了大半天,赶到广场中心化妆游行的队伍,露天演出的剧目都随着夕阳一同落幕。人群有序地四散扩展到外围,却并未退场,此时他们已碰上了罗德里赫且彼此盯牢不放松,以免被人群冲散。


 


"这是要干嘛?"


"跳舞喽,说是傍晚会举行舞会。"


基尔伯特知道伊丽莎白精装出行的理由了,他很是怀疑地问了一句,"你会吗?"


"不会。"干脆利落。


 


音乐骤响,男男女女牵着手踩着音乐跳起曼妙的舞步,剩余的观众自发的朝外后退空出一个大圈子作为舞池。基尔伯特环顾四周,广场最外围遍布着小食冷饮,他张望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临时搭建篷子,跟伊丽莎白说声他去填肚子就往那临建篷子里赶,果不其然整个广场店放音设备都囤在此处。


 


孤身潜入的基尔伯特不声不响地待在工作人员身后瞧了会儿屏幕,指着歌单上的一首曲子问工作人员能不能把舞曲换成这首。工作人员必须不肯,基尔伯特又不干恐吓威胁这活计了,他只好掏出钱包贿赂了工作人员。


 


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都没系统地学过交际舞,基尔伯特认为交际舞不够爷们,而伊丽莎白,那时候她比爷们还爷们。高中入学的夏天,学校举办一场迎新的舞会所有的学生都要参加,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决定到会场湖吃海喝一顿就走人,可临近舞会的前几天伊丽莎白突然焦急地跑来说,她接受了罗德里赫的邀请当了他的舞伴,而罗德里赫身为新生代表则是要在舞会伊始单独来个开场舞的。


 


听闻这个消息基尔伯特深觉伊丽莎白真是花痴到无可救药了,"你完全不会就敢轻易答应?你还真是勇气可嘉。"


"所以你倒是说说怎么办啊!"


"练呗,还能怎么办,又不是不知道开场曲。"


 


说做就做,基尔伯特跑到网上下了个同曲的舞蹈视频,带着伊丽莎白就在家门口小区里练上了。基尔伯特偶尔会冒出伊丽莎白真会给自个来事儿的想法,就像这次他不得不陪着伊丽莎白练舞,加上伊丽莎白还是个假小子,外人看来就是两个男孩在跳交际舞,甭说爷们不爷们了,简直诡异得落人口舌。但是没办法谁让大爷他太帅,帅气的本大爷拯救脱线的笨伊莎是情理之中天经地义的事。


 


这成了他们唯一会跳的舞曲。可惜事到关头却没能用上,开场舞曲在临场之际突然变更,伊丽莎白没能作为罗德里赫的舞伴同他共舞一曲,她为此所作的努力只有基尔伯特知道。基尔伯特猜想这肯定是伊丽莎白暗恋路上的一大遗憾,好在眼下还有机会弥补,而且这机会依旧是足智多谋的本大爷给她争取到的。


 


虽然伊丽莎白依旧轻率鲁莽不让人省心,好在有智勇无双的本大爷护她前程无忧。


本大爷真是帅得所向披靡天下无敌。


 


首曲完毕后片刻的停顿,熟悉的音乐接上空白,伊丽莎白心突地跳了下,像是中了一个期待却意外的大奖,她假装不经心地四下张望。身旁的罗德里赫拍了拍她,做了个优雅的邀请姿势,伊丽莎白恬然一笑搭上他伸来的手,步入舞池。


 


明明过了好些年,可舞步和音符却仿如历历在目,那年的基尔伯特难得没有擅改曲调,运用音乐知识解析着节拍,他们在院子里一遍又一遍地练,练到闭着眼不需音乐都能踏出默契的舞步。伊丽莎白循着记忆里的节奏迈着舞步,罗德里赫靠在她耳边意有所指地开了口。


 


他说,伊莎,你真偏心。


你真偏心。




>>>>>


跑了一堆支线后终于开主线了。


之前第一章有姑娘说洪姐起床气是常见设定,我回复她普爷并不是惧怕起床气,后文会讲到,也就是这一章。


晚上回复。

2015-08-26 热度-49 普洪
转载自: 龙铃

评论

热度(49)

  1. 松 尾 梨 華龙铃 转载了此文字
©松 尾 梨 華 Powered by LOFTER